我们该怎幺看待「塑胶微粒污染自来水、海水」的新闻?

  • 作者:
  • 时间:2020-07-10

塑胶微粒广泛污染了台湾的自来水、海水以及贝类,是最近讨论非常火热的议题。但事实上,塑胶微粒是一个比较不精确的说法,其实正确一点来讲,应该是微型塑胶,其中包含了塑胶微粒以及塑胶微纤维,广泛污染了各式水源以及水中生物。

在开始说明微型塑胶之前,我们回顾一下历史。微型塑胶造成的污染事实上是影响广泛也长久的环境议题,污染的範围已经遍及陆地、淡水、海洋,甚至远至南北极都出现,可见海洋废弃物治理已经是不容忽视的国际议题。今年(2018年)3月份美国非营利组织Orb media公布,9个国家瓶装水普遍受到微型塑胶污染后,微型塑胶再度成为环保的热门议题。

看到这,你可能会开始担心,连自来水跟海鲜里面都出现微型塑胶了,那我不就已经吃下很多微型塑胶了吗?这篇文章将会完整告诉你,有关微型塑胶,你应该知道的相关知识,以及如何看待与面对。

微型塑胶在国内环境中的现况调查结果我们该怎幺看待「塑胶微粒污染自来水、海水」的新闻?

为了确保国人生活环境与品质,台湾环保署与环保团体合作调查,以科学数据掌握国内污染现况为目标,展开台湾首次针对国内自来水、海水、沙滩砂砾与贝类中塑胶微粒含量、形状与材质的调查。环保署选择採用比Orb media更严谨的採样方法、使用更小的孔径对水体样本进行过滤,而最后检验结果显示台湾国内的自来水、海水、沙滩砂砾跟贝类,全面都已经受到微型塑胶的污染。

水体的调查结果显示,自来水的样本中,清水的检出率44%,原水的检出率为61%,所有採样点的海水、沙滩砂砾样本都检出微型塑胶。

生物体的调查结果显示,养殖与野生的淡菜、牡蛎、扇贝、蛤类中受到微型塑胶的污染。野生牡蛎中的微型塑胶量高于养殖贝类3倍。

这次调查也分析了样本中的微型塑胶型态,自来水中的微型塑胶为纤维状,海水、沙滩砂砾与贝类体内的微型塑胶的型态则较多元,有发泡、薄膜、颗粒、碎片、与纤维的型态。

在本次调查中,最常出现的微型塑胶包含以下几种材质:聚丙烯(PP)、PE(聚乙烯)、PET(聚乙烯对苯二甲酸酯)、PS(聚苯乙烯)、Nylon(尼龙),而这些塑胶的用途可能是生活常见的各式塑胶容器、塑胶餐具、塑胶袋、吸管、合成纤维布料、洗面柔珠、渔网、废轮胎。[2]

微型塑胶是怎幺产生的?会有什幺影响?我们该怎幺看待「塑胶微粒污染自来水、海水」的新闻?

微型塑胶根据美国海洋暨大气总署的定义,指的是尺寸小于5 mm,米粒般大的微小塑胶物质。

微型塑胶根据产生的方式不同,分为两类:一类是初级微型塑胶,製造生产出来时就小于5 mm,例如洗面乳柔珠。另一类是次级微型塑胶,来自于各式各样弃置在环境中的塑胶垃圾,经过阳光长期照射,脆化、分解、破碎后而形成。[1]

微型塑胶会进到食物链吗?

微型塑胶因为尺寸微小,会受到生物摄取,因此对生物的伤害比大型塑胶碎片高。因此微型塑胶也比其他塑胶废弃物,更有机会经过食物链,回到人体。[2]

微型塑胶对健康可能产生什幺影响?

微型塑胶是近年来新兴的议题,吃下塑胶微粒,对于人体可能的伤害,还需要更多研究才能证实。世界各国也尚未建立针对微型塑胶的健康风险评估与安全容许标準。

但是即便微型塑胶本身的毒性尚不明确,但可能因为微型塑胶的材料特性,变成海洋中其他毒性物质的载体。

微型塑胶的材料本身亲脂性高,表面积也比较大,因此微型塑胶容易吸附海洋中的污染物与环境荷尔蒙,例如双酚A、戴奥辛、多环芳香烃(PAHs),这些污染物已被证实有干扰人体内分泌系统或导致致癌的疑虑。[3, 4]而吸附了污染物的微型塑胶,也可能进入食物链累积,影响食物链顶层的生物,包括人类。

虽然微型塑胶并不等于塑化剂,但是其本质还是塑胶。在高温状态下,微型塑胶仍可能溶出塑化剂,例如聚氯乙烯(PVC)、PET(聚乙烯对苯二甲酸酯),在超过摄氏60至80度就有可能溶出塑化剂。[5]

面对微型塑胶污染,该怎幺面对与看待?

微型塑胶的议题出现后,大家最担心的,大概就是该如何避免摄入微型塑胶,或者是到底还该不该吃贝类?

根据联合国2017年之鱼类及水产品中微型塑胶(Microplastics in fisheries and aquaculture)报告,海鲜的微型塑胶对人体健康风险不高。因此综合考虑微型塑胶可能的危害风险,与海鲜的营养价值,进行整体评估后,仍鼓励摄食贝类。[6]

这份报告可以从很多角度去思考。实务上,以目前污染的分布状况,你要「完全不摄入微型塑胶」,已经几乎不太可能。接下来要思考的是,如果吃下去,到底会不会发生什幺事?

如果考虑到现在的污染程度,以及一般民众可能摄取的量,对人体的风险还不算大,因此照现有的生活模式去过日子,暂时是不用太担心。但如果真的非常担心的人,逆渗透的滤水设备应可排除掉多数自来水中的塑胶微粒。

至于鱼贝类食物,因为本身还是有各种人体需要的营养素,因此综合考量风险以及优点,大家还是可以在均衡饮食的原则下摄取。

如何避免塑胶污染变严重? 我们该怎幺看待「塑胶微粒污染自来水、海水」的新闻?

塑胶微粒的问题现在看起来,还没有严重影响到人类健康。但如果塑胶微粒的量越来越大呢?如果各种水域中的塑胶污染越来越严重呢?那时候可能造成的问题,就没这幺简单了。

塑胶污染的危机非常需要被正视。这次的调查结果,也使得科学家必须加速对微型塑胶人体健康与生态影响的评估。虽然已经造成的微型塑胶污染,很难一时就能改善,但我们现在就能够立即行动,避免污染继续恶化。以下是几个在日常生活中,你可以简单做到的方式:

    源头减塑:避免使用一次性塑胶产品,例如吸管、塑胶餐具、瓶装水 落实垃圾分类与回收:不让塑胶被任意弃置在环境中,进而造成污染 减少购买合成纤维的衣服:洗衣产出的微塑胶量是很可观的 减少丢弃,选择可以重複使用、耐用的产品

方便、人类的物质慾望,以及环保,这些点常常都会有所冲突。但如果每个人都能更正视环保议题,这个世界绝对会很不一样。台湾只有一个,地球只有一个,大家都知道,但你真的用行动为生养你的土地努力过些什幺了吗?如果还没有,如果还不够,那就从今天,从现在开始吧!

参考资料:

    Rillig, M. C. (2012). Microplastic in terrestrial ecosystems and the soil?. 行政院环境保护署环检所 (2018) 环保署公布自来水、海水、沙滩砂砾与贝类中微型塑胶含量首次调查结果 O’Donovan, S., Mestre, N. C., Abel, S., Fonseca, T. G., Carteny, C. C., Cormier, B., … & Bebianno, M. (2018). Ecotoxicological effects of chemical contaminants adsorbed to microplastics in the clam Scrobicularia plana. Frontiers in Marine Science, 5, 143. Gallo, F., Fossi, C., Weber, R., Santillo, D., Sousa, J., Ingram, I., … & Romano, D. (2018). Marine litter plastics and microplastics and their toxic chemicals components: the need for urgent preventive measures. Environmental Sciences Europe, 30, 1-14. 国家卫生研究院 (2018) 塑化剂高暴露族群之中长期追蹤研究 塑化剂事件卫教资讯 Lusher, A., Hollman, P., & Mendoza-Hill, J. (2017). Microplastics in fisheries and aquaculture. Status of knowledge on their occurrence and implications for aquatic organisms and food safety. FAO Fisheries and Aquaculture Technical Paper, 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