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该忘记,还是该记得?

  • 作者:
  • 时间:2020-07-10

父亲与J伯认识数十年,J伯是个成功的生意人,经营的传统产业在业界名声很是不错。J伯同时也是多数人心中典型的「9.2%」,从父亲与J伯的交情中我看到真正的蓝绿和解。好一阵子前父亲说J伯託我办一件事,原以为他是流年不利惹了官非,问了后才知道J伯希望我替他想想办法,找出一些很久以前的判决与资料。

我们该忘记,还是该记得?

J伯的父亲在白色恐怖初期遭到枪决,那年他才二十出头。他的父亲在日治时期是非常精良的一位机械技师,日治时期后段因为做人成功加上学有专精,获得了一些机械的独家代理权,未来很是无可限量,如多数的白色恐怖受难者一样,青春的乐章戛然而止,台湾彷彿失去了一代人。父亲被枪决时,J伯仅仅只有两岁,什幺都不懂,只知道从没有父亲在身边扶持长大。

过了月余,透国家发展委员会档案管理局的协助,逐渐地有一些眉目,档案管理局承办人员听到了这个故事,给了我很多帮助,让事情进行的顺利。为了获得进一步的资料,必须由家属授权办理,J伯看到了申请资料的名称-「某某某等叛乱案」,喃喃的说:「我的父亲没有叛乱…政府给了我们补偿,不是已经平反了吗?」做律师有一阵子了,多少也看过一些场面,这问题让我答也不是,不答也不是,只好顾左右而言他,转而跟J伯谈谈资料的内容。

据档案局的说法,资料包括判决书、自白书、相关事证,数量不少。J伯问我:「资料中可不可以看出来,是谁去检举的?」他接着说:「听阿嬷说,当时警察突然来搜了几次,但爸爸总是躲在家后面的防空空间,直到那天警察一冲进来就直奔爸爸的藏身地,应该是有人告密,应该是有人诬赖他叛乱…。」J伯说自小家里的人都不谈这件事情,他不敢提也不敢多想,直到老了才想知道真相,六七十岁人了,看过这幺多风浪,还是胆战心惊的面对那个被封印的过去。

「我想知道,是谁害了他?」

「是谁害了他?」这个问题我想了很久。档案中有没有写是谁害了他?我没有深究,也不愿细读。我想了很久,这个问题到底是在说「谁杀了他?」还是「谁陷害他?」或者是「谁让他们之间彼此相残?」回忆了国高中时期曾经拿手的历史,只发现如那是空空如也,被淡化、抹去的一段。我无法诚实的告诉J伯我心中的想法,还好律师这个行业通常都能口是心非。政府为了统治让人民互相猜忌,透过屠戮的恐惧及金权的诱惑让挚友相残,是谁害了他,答案应该很明显。但我会说吗?我说了他会信吗?

我不愿收任何费用,事实上这幺简单的协助申请给人家拿钱也实在是没那个脸。只让J伯在他的故乡摆了一桌,让我们喝的痛快。强龙不压地头蛇,喝到后来醉得差不多了,昏昏沉沉之间,脑中全是那张泛黄斑驳的手写自白书,字句记不得了,只是反覆在想「我们该忘记,还是该记得?」

(为保护当事人,本文略有改编)